• 社区服务
  • 统计排行
  • 帮助
  • 6512阅读
  • 0回复
  • 毕节聂姓最老的两处基园坟地 [复制链接]

    离线caishi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8-22

    毕节聂姓最老的两处基园坟地

      毕节聂姓最老的基园坟地主要有两处:一处是在长春堡清水塘的木碗山,另一处就是毕节城郊德沟的聂家脑,两处基园坟地,较早的木碗山,其次是聂家脑。
    木碗山


      据查:木碗山是洪武十九年(公元1386年)入毕始祖聂兴公调征直都山寨箐,占领大姚县以南地区获得大奖回卫,授毕节卫中所世袭千户,在毕节以西大岭山下置买的祭田山地,从此他就在清水塘定居下来,既有了基园,也建立了木碗山坟地,兴公以下的数代祖人去世后,都是葬在木碗山,只是在明末天启二年安邦彦、安效良起兵反明攻占毕节后,他们对明军的军户进行抄家、敞坟,企图斩尽杀绝。为了避灾避难,聂姓亲属入川逃难,一走就是数十年,待战乱平息时,转回来的人,也是下两代人,他们什么也不很知道,“询诸前辈,或云讳兴,其始祖焉!稽之碑铭,又有梁才、栋才、君才名焉,而石断简残,世次莫考。其抱恨为何也”。见聂通顺《凯发注册入毕源流志》。只是聂文英在康熙十一年考中壬子科拔贡候补同知诰封承德郎,后选州同不就回毕节时,经过多年的清理考查,据证木碗山确实是入毕始祖聂兴公购置的田地及坟山基园,只是明末安邦彦起兵反明攻占毕节后,世袭明代千户的聂姓祖坟被敞,祖坟内的尸骨和墓碑、标记几乎销毁,但还残留着明显的十余个墓穴。又因此处的坟墓被敞后,较长时间都无人追问和管理,就被当地某姓开恳种植。由此,文英公召集聂姓家族集体申诉,要求归回聂姓的基园和祖籍老坟山,当朝毕节县知县李世禄受理此案后,亲临木碗山进行调查,在取得凭据后,判回木碗山坟山及基园地一并归还于聂姓。据<木碗山祖茔公地记>:“毕邑之西, 木碗山街背后,先辈置祖山大小两个,公地一型,上齐后龙两边湾子,左右青龙白虎山上,下齐街上,排街基园,一并在内。不在公上者, 不多.”
      木碗山祖坟山收回后,族中仍然保存着坟山中部平地上面(坎)的那一两排十来个墓穴。在康熙五十二年聂文斌祖母朱氏去世,首葬于木碗山下台正中地段,这是木碗山继老祖坟后的第一座祖坟,也是收回坟山后葬的第一座祖坟。朱氏祖既是世选祖的长房长媳,她去世后第一个开葬于木碗山,无疑在族中是经过充分研究而有影响意义的,此后二房文英次子  聪去世安葬在朱氏祖母坟墓的左青龙的100米处小坟山上,也是此坟山的首开墓坟之一,再后,族中三房的宏字辈、水字辈和顺字辈等,三代祖人去世,都先后葬于木碗山,这就使得从乾隆年间至同治年间,木碗山坟山几乎葬满,特别对葬坟的管理不善,导致保存多年的祖坟墓穴毁坏,甚至被消除后再葬新坟,这是族中最大的损失。然而,墓穴的保存直到二十世纪的五十年代,很多留心的人,也还看到七、八个,后又经过沧桑巨变的五十年,现在能看得见:完整无损的有一组两穴,在新坟聂宗虎的坟前;认得出的还有一个,在顺字辈周氏祖母坟墓的前面,它已被左右前后的新坟挤压住,只看到墓穴顶部门前横盖石处,有横宽不足一尺,高不足五寸的开缝处,如果再没有人管理,不到两年,将被尘土掩埋,后人也就不知道了。
      基园田地收回后,先是安佃,租息各开帐簿。自光绪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后,转为安顶租息。即大坟山右边地一股,顶与本街中聂培之,价银十两;每年缴包谷租四石,另一地,早年当与聂绍光,先在壬寅年收回,价银七十五两。安与街背后瓦房家聂润之地,每年缴包谷六斗六升;安与街上聂成之地,每年缴包谷八斗六升;安与本街聂风之地,每年缴包谷六斗七升;安与本街聂双银地,每年缴包谷二斗七升;安与本街聂本之地,每年缴包谷三斗,另一幅五斗;安与本街聂钰之地,每年缴所谷三斗六升;安与本街聂山明地,每年缴包谷二斗;安与本街聂开宣地,每年缴大米六斗。此外,佃与聂双银、聂本之、聂钰之、聂培之、聂德生的基园银,每年上有三两四钱银费。公田公地管理,每年收入斗帐公布,凡家族公办事务,均从此报销支出,木碗山公田公地,直到中国共产党领导地方土地改革的1952年,才把这些田地收归国有,重新分给当地的贫雇农民。
    聂 家 脑



      聂家脑是仕廉公大约于万历中期返毕节时创下的基园,自仕廉公父子在这里居住后,逐渐被人们称为“聂家脑”的。仕廉公在世时就把整个基园安排给三尧兄弟。即佐翁二房基园坐落大冲,弼翁幺房与寿翁基园相连,以左头通武家大冲路分界,路右为基园分受幺房,路左为基园分受长房,而仕廉及尧寿兄弟两代坟墓亦埋於内。
      尧寿、尧佐、尧弼去世后,葬于聂家脑房基的东北山地上,尧佐祖母李氏世去后,葬于大冲尧佐祖房基后坎上。
    聂家脑大坟山,原是尧寿祖母张氏的父亲张问明和母亲白氏的基园土地,张公和白氏去世后,葬于何官屯坝子东边的风坡山上,张公和白氏只有尧寿祖母张氏这样一个独生女,两老去世后,这块土由张氏祖母来继承。因此,张氏祖母去世后,就葬于此块山地的正中,从而开创了聂家脑大坟山。族中为了永远记住张氏祖母创建大坟山有功,一是三尧祖的世系子孙都把张氏祖母立为共祖,凡清明扫墓挂纸,那一房的世孙都先在张氏祖母墓前进行祭拜;二是张氏祖母的父亲和母亲坟墓,由聂族谱上记载,并标碑祭扫。
      康熙初年,清兵打败盘踞在毕节的张献忠部将李定国、白文选的农民军,统治云贵,社会治安相对稳定后,聂世选、聂世美兄弟带领全家由永宁九间楼迁回毕节。康熙十七年(公元1678年)正月二十一日,世美公去世,葬于聂家脑大坟山右侧的小山上,开创了后称的小坟山。
    乾隆十八年(公元1753年)正月,与宏讠遂 买田一段,地一幅,计二亩五分,承粮二斗,大小八丘,座落在坟山脚龙潭坎上,东至宏讳田,南至龙潭沟,西至宏讠有 地,北至宏蔼田,四至分明,合共买价陆拾两整白银。另与族公买基园一段,坐落在宏蔼园坎上,东至宏腾地,南至高坎,西至宏讠龠 地,北至宏讠龠 地坎。
      乾隆二十五年(公元1760年),聂溏父子擅自将仕廉公及林氏祖母坟地盗买给陈良珍。出据是:聂塘“减价受钱陆吊让卖伊原佃住的上半截”,并未卖及坟地,卖约写“东至坟脚”,注有“坟地不在所卖”,“子孙永远不得践踏二处坟土冢  ”。实际上,聂塘父子暗地将坟地卖给陈良珍,导致出现了将仕廉公及林氏祖母的坟墓尽灭,另将新尸葬于此地,后来族中主事的聂潼发现后,召集族中代表,告到县府,当政的胡县令主审,“差锁陈姓押班,堂谕二彼自去画图,复下手票 命差乡保族众同到聂家脑看明画图。但由于官府草从结案,只判命陈良珍猪羊拜扫服礼息案。由此,族中无可奈何,而仕廉公及祖母林氏坟墓,也因此而无影无踪。
      聂家脑所有的公田公地,从乾隆四十五年至嘉元年,共计十六年,田地由族中誊管理,租谷银两毫无存积,祖坟上未见片纸挂香。由此,从嘉庆二年起,族中氵泰 、能、潼率通顺,行顺、健顺、清顺,将此田扯出,另按田历年认租三石六斗,地一幅认豆一升。是年氵能 管理除粮丁扶役八斗外,存谷二石上坟,使用无余。嘉庆三年,归天生桥潼、溘、丰及心顺、安顺管理,至七年清算,前三、四、五、六年,租谷除使用外,存银一十四两八钱。除还东山大爷二两外,分给楚、潼、氵能 、洄四人掌管,是年,俱有利息。嘉庆八年至十二年,俱系由能掌管,是年水冲大田,公让各一石,能承理修桥砌高二尺,宽出八尺,并修好了塔内外的石坎路口。合族清算了几年来这几人掌管的银两,本年租米四斗四升,合银四十一两一钱三分,修桥计石匠工钱银三十一两七钱,大小工费银十二两三钱五分,共合银四十四两五分冯族公算。嘉庆十三年至道光八年,共二十一年,合族清理历年租谷公算,仅收得恩佩银二两七钱,履中银七钱二分;泌银七钱,庆元银二两;荣租谷银八两七钱。共计十四两八钱九分。道光八年重修桥塔,并积银十四两八钱九分,合族捐银七十二两三钱八分。么房只出竹木、小工,大约合银八两。共计银九十五两二钱七分,使费无余。
      道光九年(公元1829年)二月二十五日,桥塔告竣,合族商议:能同襄顺、豫顺出卖与谢姓田一分,位于坟山脚下,不宜失与外姓葬坟。另合族因将拜扫公田,暂当与周顺,价银载在当契,取回能所卖之田,尚余银九两生息。共田每年安收租谷二石二斗,卖契揭回周顺处。计开坟山脚下取回田亩四至,共田大小计十四丘,承粮一升七合,水半轮,东至抵路宅田沟,南至坟山脚,西抵总田头沟,北抵新顺田。此后,这些公田公地从清末至民国年间,直至1952年土改革,田地收归国有,分给当地的贫农、下中农。由此,聂家脑的公田公地不复存在。

    附:(1)聂家脑祖茔图: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