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区服务
  • 统计排行
  • 帮助
  • 224阅读
  • 0回复
  • 关于木碗山聂宗墓碑解疑初探 [复制链接]

    离线管理员
     

    — 本帖被 管理员 执行置顶操作(2019-02-15) —
    关于木碗山聂宗墓碑解疑初探


    一、问题的提出
    2013年,毕节凯发注册宗親联谊会决定,在清水塘木碗山祖坟山,为近年新发现的入毕二世祖聂宗墓重树墓碑修缮工作,倡议书印发后,得到家族宗亲全力拥护和积极支持,充分体现了众宗亲怀宗慕祖、尊祖敬宗的无比情怀。在陆续收取宗親们捐资赞助费的同时,落实了修缮工作所需用地、涉及到的有关坟墓的安排处理以及墓碑的大小規模、加工地点、工匠和价格等方面的工作。大家都是滿怀信心地只盼2014年“寒时节”的到来。
    2013年8月27日上午,宗亲会根据宗亲聂绍国、聂宗文的再次对木碗山聂宗墓进行考查考证的提议后,由聂智、聂绍军二位带队,特邀请吴长生老师参与帮助,连我共六人。再次到木碗山考证。在具体现场考証中,由于聂宗墓碑年代久远,风雨侵蚀严重等原因,墓碑表面文字有些难于辨认,在仅能识别的文字中,与老谱中的记载有些不很吻合。主要是:一是墓碑上主人“聂宗”与谱中记载的“聂忠”,“宗”与“忠”虽音同但字不同;二是聂宗孝男有邦儒、邦值二个,谱中聂忠孝男只聂坤一个;三是聂宗墓碑上,孙輩中有五个当时初步能识别的是聂良聂君、聂林,即是说墓碑上聂宗子孙从名字和数量上与谱中记载的聂忠子孙都不一致;当时绍国、宗文就持否定意見。后又在网上看到有宗亲发表文章中,又增加了几条否定意見。即:聂宗在碑文上称谓为耆寿翁问题墓碑大小问题、墓主人身份等等问题,而作出了否定结论,即木碗山聂宗墓主人聂宗,不是老谱中记载的入毕始祖聂兴公之次子聂忠
    后在2013年11月10号下午的宗親会的年会中,又短时间(不到一个小时)进行过议论,但参会人员对聂宗墓碑和老谱历史记载都未认真考查考证,绝大多数未发表意見,就是有人讲了不同意见,但由于已到吃晚歺时间而被迫中断了发言。总结时,会议要求对修树聂宗墓碑的问题将进一步考证再说。而后,宗親会又未再次组织过对这一问题的考查考证、反复论证分析、广泛征求族中各方人士意見的情况下,仅根据极少数几个人的意見,2014年元月10日在毕节联谊会网上,以“毕节凯发注册宗親会” 名义,正式发出了《关于暂停二世祖聂宗墓修缮工作的紧急通知》,正式宣告暂停。
    二、对毕节凯发注册宗亲会倡议给聂宗修缮墓碑的认识
    毕节凯发注册宗亲会提议倡导的,给木碗山聂宗墓修缮工作这件功德无量之举,得到全体宗亲们积极支持,巳轰轰烈烈地展开,并经过近一年扎扎实实富有成效的工作,基本-切就绪。再有不到三个月时间,便可大功告成。但结果却是暂停,实感遗憾。
    我作为凯发注册家族的成员之一,应有责任有义务积极配合宗亲会工作,继续进一步做好聂宗墓的考查考証工作。在具体工作中,将克服-叶障目,唯心地“凭空想象”,本着尊重历史,尊重亊实的原则,与众宗亲-道,认真全面査阅老谱中有关历史资料为依据,结合聂宗墓碑的实际文字记载,集思广益,实亊求是,深入地综合考证分析,正本清源,努力争取还兴公之次子聂宗(忠)历史本来面目。
    三、聂宗墓碑碑面文字考查考证情况
    (一)聂宗墓碑碑面文字考査、考证经过
    为慎重起見,于2014年5月,我又特邀请了对古墓碑有一定研究特长的吴长生老师,再次親临木碗山坟地,拓下了聂宗墓碑碑面文字。回来后,共同对碑文拓片进行了认真分辨识别,除少数文字无法辨认清楚外,绝大多数文字还是可以辨认清楚的。
    在聂宗墓碑面文字中,我和吴长生老师对墓碑面逐字进行分析辨认,在孙輩一排中,依次是:良、君、棟(绍国、宗文辨认为林),第四字囗分辨不出,第五字,吴说最下面八字底的两点很明显,田字还还有轮廓,很像个“黄”字,这个字笔画多,刻的相对浅一些“一田八”还可辨认我说聂忠之孙就为聂广,他说“廣”字的可能性最大。我在反复若干遍辨认后,也认为是个“广”字。为慎重起見,于2016年2月29日,又特请吴长生老师到家中进一步核定,他仍然肯定“廣”字是正确的。並说考证古碑墓主子孙名字,必须结合谱中文字记载的子孙名字为索引,尽量发现和推断相应文字各组成部首笔划的相应位置,进行辨认,才能判断是否准确。就这样,“如那个有不同看法,可随时拿起拓片来找我”。后找多人分析辨认,大多也认为是个“广”字。是否准确,请宗亲们进一步分析辨认。其它,如“讳”字,按贯例分析,应该是个“讳”字,吉时的“时”字是推断出来的
          详看聂宗墓碑面拓片
    聂宗墓碑碑面文字初步考证结果
    碑面左边文字为:囗囗囗拾年貮月拾伍日吉囗(时)
    碑面中部文字为:明顯考耆寿翁聂公讳宗墓
    碑面右边文字为;孝男聂邦儒(聂)邦值孙聂良君棟囗廣立
       注:詳看宗公墓碑面文字复制图)
    对有关问题的考证及初步分析意见
    (一)聂兴公建立木碗山坟地
    据老谱最早历史资料记载,兴公“洪武十九年(1386),征草贼於直都山寨箐,得获大姚县丞,自西,遂迁原营於毕邑之西,清水塘,大嶺山下,置买祭田山地,以供祭祀”。说明这时的兴公,既有了家园,又建立了木碗山坟地,实际上举家已迁居于大嶺山下,並作好长期安居的准备。
    木碗山坟地的建立,必然是兴公为自已及其家人的后世作出的长远安排。坟地建立后仅十年,于洪武二十九年(1396)兴公老疾。这时的聂亮、聂忠都是40岁以上的人了,实际上已是家中的顶樑柱、决策人。按理说,聂亮、聂忠都应把自已的父亲兴公安葬于木碗山坟地正中最为适当位置(这只是分析,作参考),作为开山之祖。兴公仙逝六年后,于“洪武三十五年(1402)四月二十七日,亮公在任病故”。按一般常理,其弟聂忠等家人也会把聂亮安葬于木碗山坟地兴公墓左侧的适当位置,(与新发现的宗公墓相对应位置,这只是分析,作参考)。聂亮公去逝后十年,聂忠公于“永乐十年(1412)十二月内,在任病故”。亮公去逝和忠公去逝,离兴公建立木碗山坟地,分别只有十六年和二十六年,离兴公逝世,分别只有六年和十六年。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此坟地安葬的应都是己去逝的兴公及其兴公之子,木碗山坟地唯一仅存的明朝期间的宗公墓的存在就是最好的历史見证。还有后人在木碗山坟地被猖堀后,在残碑碎片上发现的、记录在老谱资料中的邦儒等聂宗之后人,也是历史見証。不然,兴公建立坟地干什么用呢?难道自家刚建立不久的坟地,自已和家人逝世后不进葬,反而就可轻易让与別人进葬吗?所以说,凡故后进葬于木碗山祖山的,都应是入毕始祖兴公之后世子孙。在木碗山坟地中新发现的聂宗墓主人,就是谱中记载的兴公之次子聂忠。
    (二)墓碑上聂宗之孙有聂广。
        聂广,在墓碑上为聂宗之孙、邦值之子,在谱书中为聂忠之孙、聂坤之子,聂广同为聂宗、聂忠之孙,同为邦值、聂坤之子。由此可认定,聂宗墓碑上孙輩聂广和谱中记载的聂忠之孙聂广,就是同一个人,聂宗、聂忠就是同一个人,为聂广亲生祖父,邦值、聂坤就是同一个人,为聂广亲生父亲。即谱中的聂忠,就是墓碑上的聂宗,谱上的聂坤,就是碑上的聂宗次子邦值。
    (三)聂宗之子,在墓碑上,沒有“聂坤”的问题
    在老谱记载上,“聂忠”之子为“聂坤”,在墓碑上,“聂宗”之子为“邦儒”、“邦值”,沒有“聂坤”这一名字。就这一问题,凡多少有点写碑常识的人都知道,即现实中,凡已故之人,如有乳名、学名、号名、别名、甚致还有榜名、官名等情况的,故后在其墓碑上,按基本常识和历来贯例,均以学名为主。如我们己知的大名鼎鼎的有:文英支系朱昌蒿洞聂琼开(聂琳),在墓碑上为聂绍猷,文思支系大螺斯塘聂希尧(国民党反共救国军师长),在墓碑上为聂绍友,文斌支系双华聂矗(国民党朱昌区分部书记),在墓碑上为聂宗俊,文斌支系茅草坪聂超(国民党271师师长),在墓碑上为聂祥龙,等等。我认为:木碗山聂宗墓碑上的次子邦值,就是聂坤的学名,况且聂宗次子邦值有其子聂广,与老谱中记载的聂忠之子聂坤,其子也是聂广,相吻合-致。所以说,聂宗墓碑上孝男“邦值”,就是老譜中记载的聂忠之子“聂坤”。
    (四)关于聂宗墓碑上称谓“耆寿翁”的问题
    “耆”,古称60岁为耆,“耆寿翁”,指在社会上有名望的老年人。聂宗公墓碑上,称聂宗为“耆寿翁”,正好说明聂宗公逝世时己达60岁,且有名望(千户)。致于谱中记载的聂忠,逝世时到底有多少岁?我们还是从谱中有关历史记载去寻求答案。(1)谱中记载:聂兴公生于元天顺帝--至元年间(1329--1335),兴公老疾(逝世)时,应是其长子聂亮于洪武三十年(1397)正月内世袭钦准替职的前一年,即(1396)。如以兴公出生时间为1331年左右,逝世时也是66岁(虚岁、下同)左右;(2)在兴公时代,一般情况下男子十七、八岁结婚生子,应是普遍存在现象。如兴公长子聂亮出生时间(兴公19岁)为1349年左右,逝世时为洪武三十五年(1402)四月二十七日,时年54岁左右。(3)如兴公次子聂忠出生时间(兴公22岁)为1352年左右,永乐十年(1412)十二月内在任病故,时年61岁左右,应不算“中壮年”之人。应该说,碑上的聂宗逝世时年龄和谱中记载的聂忠逝世时年龄是吻合的,符合“耆寿翁”的称谓。即墓碑上的聂宗和谱中记载的聂忠应是同一个人  
      (五)关于聂宗墓碑大小的问题
    对于坟地墓碑的制作大小问题,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地域,不同墓地位置,不同墓主身份等等,是有所不同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一般来说,在古代是极端讲究君臣之礼的等级社会。在家族中,甚至立碑的大小也有辈分之别,以避欺祖之嫌。墓碑面的写法也有所不同,一种是标名碑,即是在碑面上只标有墓主人姓名、立碑人及立碑时间这种碑是墓主人子孙所立另一种是记亊碑,即是介绍死者生平的墓碑,碑文一般包括死者姓名、藉贯、家世、经历、著作、逝世年月日、葬时葬地,立碑人和立碑时间等,最后铭文,多为韵文,三言、四言、五言、七言或骚体等,大多是死者后代请托别人撰写的。世间绝大多数为标名碑,木碗山聂宗墓碑就属于这种类型。
    在明朝时期,现保存完好的也很少见到,在本地己知的木碗山附近杨姓,卫指挥使(正三品)墓碑高100厘米,宽50厘米。聂宗(正五品)墓碑高77厘米,宽45厘米。杨姓墓碑主人与聂宗军职比较,相当于现在军长与团长的区别,在行政领导职务中相当于省部级与县处级的区别。如果说聂宗墓碑大小太“寒酸”,那从杨姓的墓碑看,职务那么高,又该如何理觧呢?
    (六)关于“宗”与“忠”音同字不同的问题
    老谱上记载的聂忠見于最早历史资料,即聂权于明万历四十-年(1613),奉聖旨授指挥佥亊后奏报朝廷的指挥世系纪略一文,撰写此文时间从宗公至聂权已达七代人,距宗公病逝1412年己长达二百年之久。尤其当时是大量文盲存在的社会里,在其中间“宗”与“忠”是否有传错、记错、抄错或是其它什么原因,现在就很难考证淸楚了。
    但就近代和现代文化相对发达的社会里,名字在用字上,音同字不同的情况也屡見不鲜。如我族幺房文臣之子,在朱昌蒿洞聂祥万家保留的聂琳手抄徴音家谱》、在朱昌花厂官寨聂奇处保存的老谱复印件在宋伍偷马冲聂宗福处手抄本老谱书上聂家脑聂鸣辉处等多部老谱书上均为“允聪”,就是《黔毕凯发注册族谱》第-次印刷版也为“允聪”。(注:后聂绍科考证了在聂家脑祖山墓碑上为“永聪”,才予以把“允聪”更正为“永聪”的)。如果不从多方面考证分析,按某些人的逻辑因为不但存在”字与“”字“音同字不同”,而且是在各处老谱书中都同时多处记载为“允聪”这一铁的亊实”,则可以得出墓碑上的此“永聪”,不是老谱中记载的文臣之子彼“允聪”的结论,这和谱中记载的“聂忠”和木碗山聂宗墓碑的“聂宗”又有多大区别呢?
    在我仕亷支系現实的排行命名中,有的在“鸣”輩中用“明”字、“绍”輩中用“少”字、“宗”輩中用“忠”字、“敦”輩中用“登”字等等,有的身份证也是如此。而在谱书上又按排行用字,也存在音同字不同的现象对这类问题,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类似情况的某一个人来说,如不从各有关方面深入综合考证分析,将会得出谱上名字与身份证上的名字各是一个人的低级错误结论。
      (七)聂宗(忠)公病故后是安葬在木碗山
    老谱历史记载,忠公“永乐五年(1407年)五月内到任,六月调征交趾。十年十二月(1412年12月)内在任病故”。
    这里,姑且以宗公是病故于交趾。按当时条件,离毕节几千里路程,况交通又不方便,仅靠人抬马驼运送回毕节,确实是困难的。但我们要知道,宗公是病故,而不是战死。如是战场上战死,在那样混乱状况下,或许尸首都认不出、找不到,这情有可原。但因为是病故,有遗体在,保存完好。那他的上级组织将会採取相应措施,或者派人护送遗体、或者採用火化等护送骨灰回毕安葬,因为宗公必定是组织派遣外出执行特殊军事公务的指挥军官。就是万一战亊等特殊情况,组织安排“护送”回毕困难,最起码得通知宗公毕节当地组织和家人,不可能连病故的音信,都不吿知吧。当地组织和家人,难道知道这一不幸消息后,会无动于衷吗?尤其是家人,在无比悲痛的同时,必然会想方设法、採取相应措施,一定得把宗公遗体运回毕节卫中所安葬。这是人之常理啊!
    如果因路途遥远,交通困难,作为宗公遗体不能运回毕节安葬为由的话,那对文英公第五代孙媳,心顺公继配陈氏,从“广东高州府吴江县出发,背负存贮心顺公骨骸之木匣,携儿带子、历州过县、晓行夜宿、跋涉千里、历尽艰辛、终至毕节何官屯关口老家”安葬,对这一佳亊又如何理觧呢?如果不是有白纸黒字的记载,一个弱女子的这一行为,也许会有人认为是“凭空想象”,或“无稽之谈”更何况身为卫中所千户的宗公病故时,也是儿孙滿堂其子邦儒、邦值(聂坤)起码己是中壮年之人,有大男大汉健在的千户家庭,难道会不顾社会影响,置父子之情血肉之亲予不顾让自已最亲的亲人宗公遗体,任其在千里之外横尸它乡而不管不问,落个不孝子孙的骂名吗?总之,不管是从组织的角度,还是从子孙们血缘亲情的角度出发,宗()公病故后,其遗体也是运回毕节,在木碗山安葬的。现存的聂宗墓,就是入毕始祖兴公次子之墓。
    五、结论
    2014年5月以来的几年间,通过对兴公木碗山坟地建立的用途、聂宗墓碑文字记载和老谱中相关记载、墓碑上“聂宗”与老谱中记载的“聂忠”的多个共同点、以及关于墓碑的大小、式样等等方面考证分析,又结合与各地有往来的宗亲们相互讨论分析的看法和意见,其结论是:老谱中记载的二世祖聂忠,就是木碗山祖坟地中聂宗墓主人聂宗”。
        由于本人水平有限以上考査考证及分析意见,只能作抛砖引玉,特请各位宗亲进一步考査考证,发表自己旳真知酌見,错误之处,批评指正,诚请有关专家、学者,毕节凯发注册宗亲会中权威人士及精英们指导指教,予以斧正

                           中华聂族宗亲协会 荣誉会长
                           原《黔毕凯发注册族谱》主    聂绍伦
                               联系电话:13708570188

    201810.再次修改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